• 村里的伯婆将近百岁,虽然削瘦,却是白发流光,脸色红润,听力完好,口中尚留有几颗大牙坚强地插立着,一餐两小碗饭不成问题。她平时就坐在村头的大榕树下,笑眯眯地看着村里的娃儿活蹦乱跳,到了晌午时分,稳定的生物钟一到,她便开始打盹了,这时任意一个村民从树下经过,都会扶起她来,送她回去午睡。一小时后,便又可看见她笑呵呵地搀着一根雕马手杖,来找人嗑话了。看这情势,泊婆定要成为完美的跨世纪老人了。村中的老一辈人都传说,伯婆之所以如此健康长寿,与她年轻时的一段神奇经历分不开。     话说那年七月十四,正是我们乡间的“...

  •     我家在山西省一偏远的农村,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,这话在我的印象里一点也不为过。     我自幼留守,和爷爷,小叔相依为命。爷爷是村里的仵作,靠帮村民料理白事营生。     仵作是本地方言,与偏南的端公,往北的先生,寓意相差不多。     那年我十岁,小叔将近奔三,却还没个家室。爷爷火急火燎,去外村买来一叫柳嫣的姑娘,给小叔做媳妇儿。     这柳嫣虽生的好看,但却是个傻子,因此小叔很是不悦,对其也是漠不关心,不闻不问。     谁知后来,正因小叔这态度,才将柳嫣置身地狱,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...

  • 夜晚11点,外面灯红酒绿的世界似乎与咖啡馆无关,咖啡馆里的动物也都睡觉了,而殷世姬则宿醉在沙发上,右手还拿着一瓶酒,时不时吐出一两句话!咖啡馆里只有天花板上一盏昏暗的小灯,让韩美书精致的脸看起来有些恐怖。她看着桌面上的塔罗牌。 今天是怎么了,今天的塔罗牌测不出任何东西,这是有史以来都没有的事情。到底是怎么了……韩美书原本想问殷世姬的,但是看到殷世姬现在的模样,应该也问不出什么东西! “铃铃铃~”挂在门口上的风铃响了起来。一阵冷风吹进来,让韩美书打了一个寒颤。继而闻到一股酒味。进来的是一个女人,...

  • 爱情是每个人都羡慕的,却不是每个人都拥有的。 销售部和生产车间经常打交道,业务员刘可欣却很反感那个新上来的主任,就是那个叫郭誉的“臭小子”。 他们虽是同龄,却没有和和气气聊天的时候。 每次公司开会,没等经理说完,这两人先打起了嘴仗。同事们都纳闷:老天为什么安排这对冤家认识? 最近有人说可欣交了个男朋友。大家这才觉察到,小辣椒突然变得和气了。有时候会主动挂免战牌,与郭誉套近乎。 她说:“别这么小气!以前的事是我不对!咱们都是同事嘛!” 没想到郭誉点头后竟离开了,他有意无意...

  • ...

  • 夜半鬼语

    2021-03-09

    ...

  • 努力回报

    2021-03-09

    午夜时分,校园显得格外宁静。小红正趴在床上打着手电筒看书,因为快要中考了,她必须努力。 忽然,在她耳边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:“该睡觉了,别太努力。” 她以为是某个同学,没太在意。在她看来,学校里只有竞争,你不努力同学们便超了你。 但是就在此时,书里竟然出现了用红笔写的字条,上面写着:“叫你睡你不听,别后悔。”墨水都还没干。 她认为只是舍友们的恶作剧,好让她不再努力了,别人伺机超过她。 作为全年级第一名的她才不会去计较呢。可是想想也不太可能,这本书是今天刚从学校的图书室借来的,...

  • 草人

    2021-03-09

    暑假到了,李方去农村二舅家避暑。二舅家在村西头,门前是一片田地,长满了绿油油的玉米。二舅家的院子很大,被丁字形状的水泥路分割成三块,一块种着蔬菜,一块种着花草,一块种着葡萄。李方刚到二舅家,就能感觉到一阵阵凉意,二舅家真是避暑的好地方,李方心想。 李方被舅舅安排住在西屋,西屋门前两米以外就是种着蔬菜的小园子。午饭后,李方坐在西屋的窗前,能够闻到嫩豆角和快要红透的西红柿的清香,令他神清气爽。在窗前坐了一会儿,李方站了起来,一边玩弄着手机在微信群里聊天,一边绕着蔬菜园,欣赏着舅妈打理的菜园子。 微...

  • 借宿

    2021-03-09

    雨太大了。 炸雷响起的时候,雨刷器就停在了车窗半腰,像被劈到了一样。 我这才不得不下车借宿,没想到发生了一件奇事。 四下荒凉,所幸停车的路边有一家店。 大门侧边立着四个字——梧桐公寓。 夜已深,服务生开门倒很快。 但他拒绝留宿,说自己只是听到雷声出来看看。 我有些急了:你怎么这样! 明明写着余床九十九个呢! 他说,美女,你什么眼神啊。 我又缓和了态度,就让我借宿一晚吧,车子走不了了。 他迟疑了一下,安排我住到一间休息室。 整个走廊,只有他一间屋亮着。 我下意识地望了望。 ...

  • 琴弓剪穴

    2021-03-09

    琴伤   如往常一样,刘伟看到美丽的月色后就忍不住拿起吉他去阳台自弹自唱一番。他坐在椅子上把吉他放在腿上开始调音。接着,他弹奏了几下后,惨叫一声倒在地上。   同寝室的张苏听到叫声,还以为刘伟在练声,也没在意,便继续玩游戏。不久,张苏闻到了血腥味,低头一看,阳台那边流淌着腥红的血。张苏跑到阳台,被吓得不轻——刘伟躺在地上,手指断了三根,血流成河。   几个小时后,手指被接好的刘伟在医院里醒来。张苏把整个手术的过程说了一遍,然后问他的手指是怎么搞的。   刘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,...

总:507 页12345下一页尾页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