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故事大全 > 鬼故事 > 水鬼索命

水鬼索命

推荐人:狐仙 来源: 时间: 2021-03-16 16:28 阅读:
  还记得这是初中时候的事情,那时候的我年少无知。呃!!很傻很天真,用这个词形容,一点也不为过。

  那一年暑假,天气异常的炎热,老天爷跟发怒一般,火烤着大地,树上的叶子都跟着打了蔫。只有知了还在吱吱吱的叫唤着,可是此时听起来,这叫声也有些歇斯底里了。

  这么热的天,让人真的不想动弹,起来喝杯水都是一身汗,我百无聊赖的躲在家里看电视,唔,至于看的什么,无非就是每年假期经典轮播的电视连戏剧,《新白娘子传奇》《西游记》等等。

  “叮铃铃——”

  电话响起来了,这个时间,正常人都在午休,能打来电话的,无非也就那么几个人。

  我看都没看一眼来电显示,直接拿了起来:“喂,谁啊,有事说事,——”

  “——”电话那边是死一样的沉寂,没有回音。

  “喂?哪位,别这样无聊,说话——”我没有多想,因为这样打电话不出声的骚扰电话接的多了,只是大中午的,倒是头一回。

  “唉——”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一声无奈的叹息声,嗡声嗡气的,听不出来男女,也听不出来年龄。大热的天,听到这么一声哀叹,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,背后莫名其妙的一阵恶寒,胳膊上星星点点站起来的鸡皮疙瘩是那么清晰可见。本能的去查看这通来电的电话号码。

  咦,真是奇了怪了,为什么这通电话没有拨进来的记录呢,无论我怎样上翻下翻,依旧没有这个时间断接入的号码记录。一种不安瞬间席卷全身。

  “喂,在不说话我挂电话了啊。”我有些莫名的害怕起来。

  电话那头还是没有任何的回应,我快速的挂断了电话。心脏咚咚咚的狂跳不止,此时,又在电话上翻了一圈的来电记录,可还是没有刚才的那通电话的号码。

  这,这是怎么回事,前几天我才刚跟同学一起看了个鬼片,叫啥《鬼娃娃花子》,讲的啥不重要,内容是啥也不记得了,关键是当时那几个女生一起狂叫的声音,让我连续好几个晚上都噩梦不断——

  今天又接到这莫名的电话,真是有些不安哦。

  我躺在沙发上,一时间感觉从头到脚,哪里都不舒服,这,这是怎么了呢。自己也不说上,就是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。

 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,一种更加难以名状的感觉从头顶席卷而来。周围的空间也变得闷热,压抑。我感觉到呼吸已经开始变得困难,无奈,挣扎着起来准备去开风扇,因为那个年代空调还不是很普遍。

  可是在我想站起身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如同被点穴般的定住了。那是一种无法比拟的纠结。想喊,喊不出声,想动,却无法控制身体。只感觉到一阵阵的呼吸紧迫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身边原本熟悉的家,也好像变得陌生起来。那是一片雾蒙蒙的感觉,形容不上是什么场景。很模糊,很压抑。一只泡的发胀的惨白手臂就在脸前一个劲的晃动,似乎是想抓住什么东西。

  我大气都不敢出,生怕自己那微弱的呼吸会引起对方的关注。时间也好像跟定格般难熬,只能听见自己头发根根炸起的声音和钟表滴滴答答行走的响动——

  就这样一直持续着,也许是过了好久,也许只是一小会儿,任凭惨白的肿胀手臂在脸上来回的呼啦,可却没有办法可以躲避。

  “唉——”

  这是一声哀叹的声音,如同刚才电话里听见的那声叹息一样,无助,失望。似乎还有点别的什么,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。这种无法呼吸的窒息,让我难受至极。

  “叮铃铃——”在这个紧要关头,家里座机的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。腿用力那么一伸,唔!刚才那种错觉消失了。整个人跟打了鸡血般狰狞的跳了起来。环顾四周,家,自己还是在家里。一切都没有变化,但可以清楚的看见,刚才自己坐的沙发,被汗水沁湿了大片。

  “叮铃铃——”电话还在一个劲的叫嚣着。

  上一通电话的阴影还在脑海中挥之不去。纠结了好半天,还是走到了电话跟前,这一次,先看了看上面的来电显示。还好,有电话号码,而且电话号码也是自己这个地区的。深吸了两口气,缓缓的拿起了电话,“喂——”

  “喂——!我是李娜,怎么那么半天才接电话啊。”原来是同学李娜的电话。那颗悬着的心慢慢放了下来。重重的出了一口气。

  “唔!我,我在厕所——,怎么了,有什么事么。”我擦了擦头上慢慢渗出的汗珠。

  “快点下楼,我们去游泳吧,快点,我们已经快到你家楼下了,就这么说定了啊。”还没等到我反应过来,电话那边已经挂断了。

  不过这么热得天气,游泳也不妨是一件可以避暑的事情呢。想到这里,我换了件衣服匆匆下来去了。

  刚刚来到搂头,就看见李娜等人三五成群的过来了,见到我高兴的直挥手:“你跑的还挺快呢,我刚还说呢,你要再不下来,我们就在楼下使劲的喊,哈哈——”

  现在回想起来,小时候好像真的是神经大条级别的选手,什么事情,扭个脸就忘到一干二净,想想都觉得后怕。

  总共来了七个同学,是不是一个班上的,不重要,反正都是一个学校的,大家也都混个脸熟。小孩子之间没有那么多芥蒂,很快大家都熟悉了起来。大约坐了有半个小时的车程。一下车,湖水泛着鱼腥味就迎面袭来,但丝毫没有影响到大家的心情。这其中有两个男同学,一看见那一汪碧绿的湖水,已经按捺不住,除去外衣,噌的一下窜入湖水——

  大中午的,湖水已经被火热的太阳晒得很温暖了,泡在里面的感觉很舒服,呃,刚然起来后是一身黝黑泛红的爆皮效果,不过那时候不在意啦,跟个皮猴一样,很难想象。太阳实在在大了,慢慢的我有种昏昏欲睡的眩晕,因为是旱鸭子,所有总是一如既往的套上救生卷。强烈的睡感袭来,眼皮子沉重的开始上下打架。

  这样感觉其实很美妙,被温热的湖水包裹着全身,暖暖的太阳照耀在小脸上。让人很容易好觉得满足,美好。头似乎越来越重了,耳边同学们得嬉戏也慢慢远去——

  “诶——”

  就在我险些要沉睡过去的时候,一声哀叹吸入耳畔,这是一种贴着头皮传来的声音,很遥远,但又似乎近在咫尺,一个激灵过来,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清醒。很奇怪,太阳明明刚才还很大的照耀着湖面,可就在这是,一片巨大的乌云飘过,将其死死的完全覆盖。

  巨大的冰凉很快就将我团团包裹,挣扎着来到岸边,披着浴巾瑟瑟的发抖。就算没有太阳,地温也最少在三十五°以上,为何会感觉那么的寒冷,嘴唇已经变得乌紫,小脸随着颤抖也变得惨白了起来。

  “你怎么了?”李娜看见我上岸后,也跟着游了上来,看到我那一脸的惨状,很是不解。

  “我,我没事,就是感觉不舒服,有点冷,休息一下就没事了。”实在是太冷了,瑟瑟的发抖让我的小舌头都开始变得僵硬起来。

  “冷吗?会冷吗?”李娜看了看天上的太阳,又擦了把头上的汗水,更加迷惑了。“那你先坐会,我去玩了哦。”说完,李娜转身跑开。

  “李娜——”我想叫住她,陪自己坐会儿,可是喉咙莫名的哽咽,让我到嘴边的话却说不出口。又想起了中午的那通无显示的电话,寒冷继续吞噬着我,已经分不清楚是骨子里的寒凉还是外界的寒冷了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湖边又来了两个女孩,应该是当地的住户吧?黝黑的皮肤,高高竖起的马尾,一脸的遇事不惊,这是当时大多数生活在农村的小朋友给我的总体映像。

  这两个女孩,一个显然符合了我刚才的描述,高高竖起的马尾,瘦高的个子,黝黑的皮肤,短衣短裤,很精干的样子,另外一个女孩则是短发,依旧是皮肤晒的油亮。想必她们成长在这边上,每天都会在湖水里摸爬滚打。要是平时,想想都觉得羡慕,可今天,我却提不起劲来——

  很快,这新来的两个女孩,就进入了水里,真不愧是湖边土生土长的人家,你看那标准的狗刨式,就是我学不来的。短发女孩的女性似乎更好一些,一个猛子能窜出很远来。我同学的视线很快也被吸引了过来,叫好声和喝彩声接踵而来。

  我虽然会很想再次下水跟大家一起嬉戏,可是那一抹钻心的寒凉,让我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,更别说下水了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火热的太阳已经开始西斜了,不知是因为大家都感觉到了疲惫,还是我那样子扫了大家的兴致,渐渐的,剩下的几个同学也都陆续上了岸,水里只剩下后来的那两个女孩。

  大家似乎没有要离开的意思,只是坐在岸边,看这一对姐妹花表演着各种的水性。而这对姐妹花显然也没有扫了大家的兴致,一会狗刨转自由泳,一会栽猛子转仰泳。年轻的身体,溅起无数的浪花,让人不由的觉得美好。

  就在大家正在兴头上的时候,一种难以形容的强烈窒息感让我脸色越发变得惨白,唔!好冷哦,虽然穿上外衣,裹着浴巾,那股寒冷还是让我不停的颤抖。看来,应该是发烧了吧。

  “你怎么了,怎么会这么冷啊?”大家也注意到我的反常。

  “既然她不舒服,天色也不早了,咱们回去吧,错过了回去的车就不好了。”李娜将自己的浴巾给我也裹上,可是依旧不能减缓我颤抖的频率。

  大家开始收拾各自的东西,打点好一切之后,也就准备离开了,这时,李娜冲着还在湖里嬉戏的两个女孩使劲的挥了挥手,大声喊道:“喂——,我们要回家了,下回有机会在一起玩哦——”

  那两个女孩显然是听见了李娜的喊声,也一个劲的挥手表示回应。

  当大家都已经陆续往马路上行走的时候,李娜却还愣愣的呆在原地,“咦——,你们快看,是不是有些不对劲啊。”

  听李娜这么说,大家也都停止了脚步,回转过头朝着湖水里望去。好像也没有什么异样,只是,两个女孩还在不停的挥手,有没有这么热情啊,大家有一些不解,咦,好像真有些不对,湖里的两个女孩是前后分开站着的,因为离得太远,所以大家看不清她们的面部表情,只是站在更深一些的短发女孩,挥手的动作好像有些不对劲,而长发女孩则是使出全身力气的样子,一个劲的在对着大家挥手。

  “这是在表演什么呢?短发那个女孩怎么老是沉下去——”李娜不解的小声嘀咕着。声音不大,但带给大家的震撼不止是一点点。糟糕,她是不是溺水的前兆啊。

  “快去喊人啊,她们好像遇到危险了。”李娜突然大吼了起来,慌乱中大家好像也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,如果猜的没有错,站在深处短发女孩应该是快要溺水了。

  有过游泳经验的童鞋都应该知道,在温差比较大或者疲惫的状况下,小腿或者脚是很容易发生抽筋的情况,一旦抽筋里,危险系数很大,面临的就是溺水身亡。

  湖里的水温已经慢慢降了下来,微风夹杂着鱼腥味从湖面吹来。短发女孩所处得位置已经很深了,而我的同学基本都是靠救生圈瞎扑腾的选手,就算能脱离救生圈的,要去救人也完全不够资格。

  有两个同学已经跑去附近的人家求救了。大家焦急的站在岸边呼喊着。

  突然,水里的画面出现了变化,可以看见,深处的短发女孩似乎已经筋疲力尽,开始往下沉去,而长发女孩显然也注意到了,停止了呼救,转身朝着短发女儿猛烈游去——

  “唉——”那一声夹杂着无奈,感叹,无助的叹息声又一次袭来,我的小心脏狂乱的蹦跶着。周围的事物,声音似乎也慢慢消失了,只感觉耳边是一阵阵嗡鸣声,和自己心脏慌乱的跳跃声。

  这里,应该是湖底吧,四面八方袭来的水流,让我感觉到慌乱和窒息。让我想不到的是,在湖底居然人的眼睛也是可以完全睁开的,很明显,自己现在就是这种状态,可以看清楚周围的一切。

  前面那两个挣扎着得身影,应该就是刚才那两个游泳的女孩吧。我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可以看见湖水里面的场景,只是此刻,一只灰白肿胀的手臂正死死的拖出短发女孩的脚。而短发女孩呢,也许是求生的本能,此刻的她两条手臂如同藕段般纠结住前来营救自己的长发女孩。

  悲剧不出意外的出现在视野里。两个女孩互相拥抱着,慢慢失去了挣扎的力量,那只无形的却又怵目惊心的手臂终于将两人拖进了湖底——

  一时间,耳边的嘈杂声,呼喊声又重新出现了。我赶紧朝着湖面放眼望去,果然,此时的湖面上,没有一个人影,微风袭过,偶尔翻起两朵浪花,是那么的平静,就跟从来没有出现过刚才的画面一般。

  “完了,完了,她们俩沉下去了——”李娜的声音带着哭腔。

  已经有几家的大人陆续赶来了,很快,救援队,警车,救护车呼啸而来,平静的湖边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嘈杂。

  这已经是第五波下水营救的救生队员了。若是在找不到,就没有生还的希望了,只能去发动打捞队,打捞尸体了。

  李娜紧紧的拉住我冰凉的小手,我俩一起瑟瑟的抖动着,这应该是我们第一次遇到这种近距离接触死亡的画面吧。

  下水营救的救生队员浮上了水面,然后打了一个很奇怪的手势,当然,我们是看不懂的。不过很快,身边的救生队员得到了回应。原来,这位救生员已经找寻到两个女孩的下落了,只是一个人无法救助,必须寻求队员的帮助。

  时间都停止了一般的难熬。

  终于,一队救生员拖着两个女孩的身体回到了岸边。错过了最佳的救助时机,两个女孩早已没了呼吸,连抢救的必要都没有了。最主要的是,两个女孩是面对面死死的抱住对方的,想将她俩分开,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

  我呆呆的望着眼前的两个女孩,好像是想要寻找到什么线索,又好像害怕看见什么似地。突然,短发女孩脚脖子上那道黑紫色的印记,刺痛了我的双眼。那,那应该是被强烈拉扯留下的痕迹吧。

  呼吸变得急促起来,耳边的叹息,刚才看见水里的一切,还有那条灰白色,肿胀的手臂,这一切的一切,都证明着,死亡跟我刚刚擦肩而过。只感觉眼前一黑,接下来的是事情,我就不知道了。

  等我苏醒的时候,首先吸入鼻腔的是一股强烈的消毒药水混合着福尔马林的味道。我睁开眼睛:“妈妈——”

  原来是发烧了,加上惊吓过度导致的昏迷,当然这是医生给出的科学解释。

  事后,我从李娜那里得知,那两个溺水身亡的女孩,最终都没能分开身体,而且,表情很是怪异,像是惊吓过后的冷笑。

  在我同学们离开的时候,李娜听见,围观的人群中,有人这么说道:“又是水鬼索命,每年都要死几个人,哎——”

  民间鬼故事大全真实精选2: 夜探水塔

  从小到大,可能无数次与灵异事件碰面,或者擦肩而过。随着年龄渐渐长大,好多记忆也慢慢淡去了。

  接下来这个故事,就是我小时候亲身经历的一件事。

  小时候得暑假,我几乎都是在奶奶在渡过的。只要哥哥放假一回来,我便会不在缠着奶奶,而是天天缠着哥哥。

  还记得,小时候,哥哥是个调皮捣蛋的家伙。只要放假,就会跟着隔壁家的哥哥天天混在一起。隔壁家的哥哥,名字在此处就不便说出来了,暂且用一休来代替吧。

  那时,我大概六、七岁,哥哥比我大两岁。是最调皮的年龄。每天吃过早饭,我和哥哥,还有隔壁的一休哥,便会相约一起出去疯玩。每每回到家的时候,身上脏的都不能见人。也不知道每天在瞎玩些什么,但是知道,那时候很开心。开心到都不需要理由。这就是小孩子的快乐吧。

  有一天,黄昏的时候。我跟着哥哥,去一休哥家找他玩。却在一休哥家院子里碰到了一大群小朋友。那时,一休哥是孩子王。周围的小朋友都愿意跟他玩。

  有人提议,晚上去探险。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的响应。地点就定在后马路边上的水塔。

  那时候,水塔边上是个医务所。而水塔也就成了零时的太平间。不过,那个时候,小朋友们可能还不清楚太平间到底是什么概念。我清楚的记得,水塔门口的灯,日日夜夜都亮着,从未偷懒灭掉过。听大人说,那叫做长明灯。

  小时候好像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。

  马上就要进入午夜了。我和哥哥悄悄的从奶奶家溜了出来。老人嘛。就是容易犯困,所以,我和哥哥也就钻了这个空子。

  飞快的跑到水塔跟前集合。

  哇塞,来的小朋友还真不少呢。虽然没有报名的时候那么多人数,但算一算也有七八个呢。一般家里过了12点,是不允许小朋友外出的。不知道各位童鞋家是不是这样。反正我家是的。

  点击下页查看更多民间鬼故事大全相关内容

  共2页:

  一休哥,看了看时间。算了下来人。打定主意,现在就开始探险吧。话声一落。立马就让人感觉到精神随之一震。

  午夜十二点一过。原本人流量就不大的后马路。此时已经没有行人了。连路灯都已经自动关闭了。只有水塔前的长明灯还依旧坚守在岗位上。

  长明灯散发着白森森的光亮。灯光照在小朋友的脸上,有些诡异。

  在一休哥的带领下,大伙相继开始往水塔跟前靠近。水塔门没有关,只有个白色的布帘挂在那里。随着夜风的吹拂,而飘飘荡荡——

  大伙在布帘跟前停住了。有几个胆小的小朋友已经开始胆怯了。纷纷表示要退出。在看看一休哥的脸。虽然强忍着不安而嘲笑退出的小朋友。可是我可以看出,一休哥也有些害怕了。

  真傻,我那个时候居然还不知道怕。不过后来开始怕了,估计也是这次而被吓坏了胆吧。

  最后决定进入水塔的只有我和哥哥,还有一休哥,还有一个小朋友。唔!这个小朋友好像有些面生。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。

  而这位小朋友从头到尾始终没有开口说话。只是站在跟前,默默的看着大家的一切举动。小朋友脸很白,白的有些发青。我想,这个小朋友肯定每天都会喝牛奶吧。妈妈说过,天天喝牛奶的小朋友,皮肤会很好,很白。可惜我就不爱喝牛奶。不过我天生就已经很白了。但和面前的这个小朋友一对比,好像真的有些黯然失色了。我心里暗暗的想着:从明天开始,自己也要坚持每天喝牛奶。

  “你叫什么名字,怎么没见过你。”一休哥看见这个小朋友没有离开。还愿意跟他在一起,便上前套近乎。

  脸很白的小朋友没有回答,只是站在那里,望着面前的三个人。

  “唔!好吧,如果你愿意留下来陪我们,从今天开始,你就是我一休哥的手下了。我给你起个名字,就叫你小哑巴吧。”一休哥见小朋友没有回答,便自己开始喋喋不休。

  小哑巴还是没有反应。但是并没有离开。

  打定主意,由一休哥带头。四个人,唔!当然也包括小哑巴了。这次是真的要进入水塔了。

  一休哥深吸一口气,颤抖的小手,慢慢拉开门帘。

  呃!应该没有什么恐怖的,一休哥都没有被吓跑。我和哥哥见状也凑上前去看。

  “啊——”明明很吓人,为什么一休哥没有吓跑呢。我回头看了看一休哥的脸,原来,一休哥没有吓跑的原因,是因为他一直没有睁开眼睛。原本不大的小眼睛,挤吧在一起,整个五官都瞬间变得更丑了。

  水塔里面一字排开,摆着几张床。床上躺着的人被白布盖着,分不清男女性别。只是,有一张床上,似乎有人躺过,但是现在空了。因为白布还耷拉在床边,时不时的晃悠一下。

  我和哥哥有些害怕了,准备离开。

  可是这个时候,一休哥好像突然魔怔了一样,径直走了进去,躺在边上那张床上。将白布盖在身上。

  哥哥见这个样子,赶紧跑过去,想要拉起一休哥。

  可是掀开白布的时候,一休哥却瞪着小眼睛,眼神中是从未有过的陌生和怨意。我和哥哥被吓了一跳。腿一软,跌坐在地上。

  小哑巴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了进来。还好,多个人就多份胆子。

  我实在受不了这里诡异的气氛,撇了撇小嘴,哇的一声哭了起来:“一休哥,你快起来嘛,你这样一点都不好玩。”

  哥哥见我哭了起来,眼框一红,也跟着哭了起来。

  毕竟是小孩子。害怕而掉眼泪,并不丢人。哭声其实不大,却在空荡荡的水塔里回声四起。

  我发现,小哑巴却没有哭。真是个勇敢的好孩子。

  我走到小哑巴边上,拉了拉他的小手。哇!小哑巴的手好冰哦。冰的跟冰柜里刚取出的雪糕一样。

  “小哑巴,你真勇敢,你都没有哭。”我拉着小哑巴的手,对着他傻笑。

  一瞬间,小哑巴的眼神,不在像之前那样的冷漠,嘴巴随之张了张,但还是没有说出话来。看来,他可能真的是一个小哑巴。不过没关系,这并不能掩饰他是个勇敢的小朋友的事实。

  我和哥哥的哭声,穿破水塔,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刺耳。

  最先赶来的是一休哥的奶奶。这是个很凶的老太婆,我和哥哥都很怕她,记得上次去一休哥家的院子里,偷偷爬苹果树,摘了几个小苹果。就被她恶狠狠的训了一顿。还告诉了家长,我和哥哥理所应当的挨了一顿揍,不过,挨揍的是哥哥——

  一休哥的奶奶冲了进来。看见躺在尸床上的一休哥,很是惊恐。一个踉跄,险些摔倒。随之,陆陆续续的又赶来了很多大人。来人中,当然也有我奶奶。

  我看见奶奶来了,赶紧冲上去扑进奶奶怀里。呜咽的哭了起来:“我跟一休哥说了,这样不好玩,可是他就是不理我,也不起来——”

  在场的大人,一个个脸如同被擦了面粉般,惨白异常。

  有个胆大的大人将一休哥从床上拎了起来,强行拉走了。只是,一休哥的表情很呆板。呆板到我从来没有见过。

  奶奶在哥哥屁股上打了两巴掌,然后拉起我的手,也往外走去。

  我想挣脱奶奶的手,因为小哑巴还在后面呢。回头望去,不知道什么时候,小哑巴躺在了一休哥刚才躺的那张床。

  “小哑巴怎么了?为什么不见他的家长来接他呢。”我抬起稚嫩的脸,不解的问奶奶。

  奶奶脸上很是慌张,什么也没说。拽着我的胳膊就走了出去。临出门前,我回头看了眼小哑巴。而这时的小哑巴也坐了起来,正对着我挥挥手。嘴巴张张合合几下,虽然没有发出声音,但是我知道,小哑巴其实是在跟自己说:拜拜。

  后来,哥哥被大伯狠狠的揍了一顿。

  再后来,我得知,那晚,之所以大人那么快赶到。其实是因为奶奶起身后,不见我俩,所以跑出去找,碰上了从水塔那边正往家赶的小朋友。有个小朋友当了奸细,将大家要去水塔探险的事情告诉了奶奶。所以——

  在在后来,我和哥哥,还有一休哥,都莫名其妙的的生病了。还出了水痘,虽然很痒,但是可以偷懒不用做作业,还是很不错的。

  在在在后来,水塔的门被日夜锁住了。听说,那里再也不会有几张床,也不会有人躺在里面睡觉了。

  至于小哑巴,我在也没有见过他。

  民间鬼故事大全真实精选3:奶奶

  在医院的两年里。虽然已经不在那么惧怕人的生老病死。可是当身边的亲人离开的时候。还是忍不住会产生刻骨铭心的伤痛。

  今年4月,我的奶奶因为心脏病突发,离开了人世。

  凌晨三点钟。奴妈妈从医院打回电话的一瞬间,我就已经感觉到那种不祥的预感了。慌乱的套上衣服。杯具的打不上车。一路小跑来到医院的时候。家里人已经基本都到齐了。

  虽然已经不在医院工作的我,对于这种情况还是很明了的。奶奶已经不行了。我赶到的时候,医生还在竭尽所能的抢救。可惜,奶奶已经停止心跳将近半个小时了。我知道,奶奶现在完全仅靠氧气罩里的一口气维持着生命。

  眼泪无声的宣泄着,奶奶是一个在我生命里非常重要的人。我自从学会说话的第一句,便是喊的奶奶。

  奶奶也很疼爱我。还记得小时候,只要是周末,奶奶便会赶来家里,将我接走。奶奶不习惯坐车。所以只是牵着我的小手,在林荫小道上走着。十几年如一日。随着年龄渐渐长大,我开始喜欢上周围的新鲜事物。不在是那个喜欢天天跟在奶奶PP后面的小铃铛了。

  回想起这几年,我很少回奶奶家去。每次回去,奶奶那双渴望的眼睛。

  就在前几天,奶奶还来过电话,在电话里对我说:“回家来看看,奶奶想你。”

  我只是搪塞的应付着。只要忙完这几天工作,一定回去看望奶奶。

  可是,今天,此时此刻,奶奶就躺在我面前。也许过了今天。我就一辈子失去了那个慈爱的奶奶。

  医生已经开始将仪器撤离了。我的心也随之沉了下去。茫然间开始有反应,发疯一样的视图阻止撤走仪器的工作人员。

  爸爸将我搂到怀里,任由我无止尽的哭闹。

  纵使在有万般的不舍,还是没能挽留住奶奶离开的脚步。

  奶奶就这么走了,享年72岁。

  接下来的几天,就是处理奶奶的后事。因为我的奶奶是基督教信徒。所以对于如何下葬的问题。家里起了争执。

  爸爸在家排行老二。是奶奶最偏爱的儿子。奶奶去世的打击,似乎也让爸爸一夜间又老了很多。爸爸主张:火葬,墓地。风光下葬,一样不能少。

  可我的大伯,却说奶奶是基督教徒,不能下葬,否则会阻挡住奶奶登入天堂的脚步。只能火化后,将骨灰撒入大海。

  我当然死也不愿意,如果将奶奶的骨灰都撒了。那唯一的念想都没有了。

  三日后,奶奶顺利火化了。但由于奶奶走的急,墓地还没有选托。还有这边家人不同的争议,奶奶只能暂时存放在殡仪馆内。

  我病了。认识我的人都能看的出来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连日来无止尽的流泪。我的一双美目,在那几天居然变成了红彤彤的兔子眼。如果你走近看,可以惊恐的发现,那是一双饱经风霜老人浑浊的眼睛。

  妈妈带我去医院看了下。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。只是开了些消炎药,和眼药水。

  诊断上写着:疲劳过度。就将我们母女俩打发了。

  可能是吧,连日的哭泣也没有好好休息过。

  就在奶奶的头七当晚。我跟爸爸妈妈在路口给奶奶烧完纸回家后,感觉到非常的疲倦。便早早就睡下了。

  半夜的时候,我迷迷糊糊的感觉到,身边有一双熟悉的眼睛,一直看着自己。猛然惊醒——是奶奶。

  我掐了把大腿,疼!不是梦,真的是奶奶。

  奶奶正站在电脑桌边上望着自己。

  我想努力看清楚奶奶。可是越将眼睛睁大,反而越看不清楚。只是隐隐约约的看见奶奶一袭白衣,微笑着看着自己。

  不对啊!奶奶走的时候,明明穿的是紫红色的寿衣。

  我刚准备开口。奶奶却飘了过来,准备拥抱我。我只感觉一团白色的轻飘飘的东西扑天盖地的席卷而来。

  然后就如同溺水般难过。强烈的窒息感,让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。想挣扎,却四肢不能动弹。想喊妈妈,却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。我猛然一蹬腿,坐了起来。

  眼前的一切消失了。原来是梦。

  满身都汗水,我却感觉脊背阵阵发凉。那可是最疼爱自己的奶奶啊,为什么会感觉到害怕呢。真是不应该。

  难道奶奶有什么不放心的事情,想跟自己说。

  我定了定神,小声喊道:“奶奶,我知道您回来看我了。您有什么事情就出来说吧,我不怕。”

  奶奶没有在出现。接下来,我又一次昏昏沉沉的昏睡了过去。

  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居然来到一个戏台看戏。唔!有个十八九岁模样的男孩,表演的真好。我随着人流一起鼓掌喝彩着。

  突然在喧闹的人群中,看到了奶奶的影子。这个时候,我好像已经忘记了奶奶已经不再人世的事情。

  追着奶奶来到了小时候住过的旧屋里。奶奶正在床头捣鼓着什么。我好奇的凑上前一看,咦!奶奶居然在擦粉。只是,奶奶的技术实在不好。大片大片的白粉糊在脸上,很是诡异。奶奶转过头,试图想给我也擦粉。

  就在奶奶手里的粉扑就要落在脸上的一瞬间。我觉察到了不安。奶奶,奶奶已经不在了。慌乱的逃出门去。

  门口的场景又变了。路对面是个新开的超市。我看见奶奶走了进去。

  我紧跟着追了进去,看见奶奶正在一排一排的转哟,似乎在找什么东西。

  我凑过去问道:“奶奶,你在找什么啊。我帮你找。”

  奶奶转过头来,空洞的看了我一眼,又转过身,继续自己忙活着。这一眼,让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凄凉。那双给过自己无数慈爱的眼睛,此时,居然是一双空洞的没有一丝情感的眼睛。

  就在我失神的时候。奶奶又一次转过头来,还是那双空洞的眼神:“你家有灯吗?”

  “有啊。奶奶怎么这么问。”我不解。

  “真好,我家都没灯——”奶奶面无表情的说着。

  “没灯?怎么会呢?奶奶是在找灯啊,那我给奶奶买——”

  又一次从梦中醒过来,这算什么。梦中梦吗?

  床单已经被汗水湿透。我回想起梦里奶奶说家里没灯,就忍不住大哭起来。哭声吵醒了爸爸妈妈。我哭着跟妈妈说了自己坐的梦。

  第二天,天一亮。爸爸不顾大伯的反对,直接去陵园挑选好一处墓地。选了个日子,将奶奶下葬了。

  从那以后,我在也没有梦到过奶奶。我那双浑浊的‘老人眼’也随之消失。但是我知道,奶奶会一直在身边守护着自己。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